是鹿九吗

懒癌回归了
大概

黄道吉日

虐预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 黄道吉日,诸事皆宜。

      李希侃趁着这样一个好日子,将自己的所有行李收拾好,搬出了他和毕雯珺租的小公寓。

      他现在门口抬起头,眼睛微微眯了起来,天空像天蓝色的颜料不掺任何水分直接泼洒在画布上,除了偶尔几朵淡的看不出来的云,几乎没有任何杂质。

      这么好的天气李希侃只在五年前见过。那时候他刚刚大一下学期,对大学生活刚刚熟悉起来,抱着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幻想努力学习,为了锻炼自己绞尽脑汁去加入学生会和各种社团,而毕雯珺就是他当时加入的悠悠球社的社长。

      李希侃暗恋毕雯珺整整半学期,还送过毕雯珺一个价值不菲的悠悠球,可毕雯珺对所有人都不爱搭理,让李希侃迟迟不敢踏出表白这一步。

      所以在毕雯珺把他约到湖边时,李希侃有点忐忑,毕雯珺从来不私下约人,他怕毕雯珺察觉出什么。但等他到了之后,毕雯珺面对他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我查过了,今天是黄道吉日,跟你表白你肯定会答应的。”李希侃呆了一会,然后一抹红色从他的耳根悄悄开始蔓延,不一会儿他的整张脸就变得通红。

      “今天是黄道吉日,你不能拒绝我的。”李希侃听到对面的人开口说道。他的头越来越低,最终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 就这样,李希侃和毕雯珺在一起了。他们一起走过春夏秋冬,一起面对挫折,一起熬过出柜。在李希侃正式毕业之后,他们两个人一起租了一个小公寓,正式同居了。

       同居这一年间,没有出轨,没有白月光,没有家庭压力,似乎只是有一天爱情突然消失了,然后一切就都不一样了。他们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了一次之后,最终决定分手。

      李希侃转过身去,毕雯珺帮他把最后一个包裹也搬了出来,他笑着道谢接过来,将包裹放进余明君来接他的车里,然后关上了后备箱的门。

      “我刚刚查了查,今天是个黄道吉日。”毕雯珺的声音在头顶响起。

      李希侃放在门上的手微微一僵,而后抬头眯起眼笑了。

      “多好的日子啊,”李希侃尽量用轻快的语气道,“黄道吉日,诸事皆宜,希望你以后的每天都是黄道吉日。”

      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上了车。

       毕雯珺的眼眶开始泛红,他看着车终于消失在了视野中,藏在衣兜里攥成拳的左手终于松开,轻轻摸了摸衣兜里的悠悠球。

      “你也是啊。”

      带着哭腔的声音最终消逝在了风里。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