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鹿九吗

懒癌回归了
大概

黄道吉日

虐预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 黄道吉日,诸事皆宜。

      李希侃趁着这样一个好日子,将自己的所有行李收拾好,搬出了他和毕雯珺租的小公寓。

      他现在门口抬起头,眼睛微微眯了起来,天空像天蓝色的颜料不掺任何水分直接泼洒在画布上,除了偶尔几朵淡的看不出来的云,几乎没有任何杂质。

      这么好的天气李希侃只在五年前见过。那时候他刚刚大一下学期,对大学生活刚刚熟悉起来,抱着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幻想努力学习,为了锻炼自己绞尽脑汁去加入学生会和各种社团,而毕雯珺就是他当时加入的悠悠球社的社长。

      李希侃暗恋毕雯珺整整半学期,还送过毕雯珺一个价值不菲的悠悠球,可毕雯珺对所有人都不爱搭理,让李希侃迟迟不敢踏出表白这一步。

      所以在毕雯珺把他约到湖边时,李希侃有点忐忑,毕雯珺从来不私下约人,他怕毕雯珺察觉出什么。但等他到了之后,毕雯珺面对他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我查过了,今天是黄道吉日,跟你表白你肯定会答应的。”李希侃呆了一会,然后一抹红色从他的耳根悄悄开始蔓延,不一会儿他的整张脸就变得通红。

      “今天是黄道吉日,你不能拒绝我的。”李希侃听到对面的人开口说道。他的头越来越低,最终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 就这样,李希侃和毕雯珺在一起了。他们一起走过春夏秋冬,一起面对挫折,一起熬过出柜。在李希侃正式毕业之后,他们两个人一起租了一个小公寓,正式同居了。

       同居这一年间,没有出轨,没有白月光,没有家庭压力,似乎只是有一天爱情突然消失了,然后一切就都不一样了。他们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了一次之后,最终决定分手。

      李希侃转过身去,毕雯珺帮他把最后一个包裹也搬了出来,他笑着道谢接过来,将包裹放进余明君来接他的车里,然后关上了后备箱的门。

      “我刚刚查了查,今天是个黄道吉日。”毕雯珺的声音在头顶响起。

      李希侃放在门上的手微微一僵,而后抬头眯起眼笑了。

      “多好的日子啊,”李希侃尽量用轻快的语气道,“黄道吉日,诸事皆宜,希望你以后的每天都是黄道吉日。”

      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上了车。

       毕雯珺的眼眶开始泛红,他看着车终于消失在了视野中,藏在衣兜里攥成拳的左手终于松开,轻轻摸了摸衣兜里的悠悠球。

      “你也是啊。”

      带着哭腔的声音最终消逝在了风里。

入戏

一发完/现背

里面评论的话都是我瞎编的,bkszd!

虐预警

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 毕雯珺看着手机屏幕,上面是一张半小时前李希侃发的截图,图片里毕雯珺和另一个女明星姿势暧昧的靠在一起。

      “不解释一下吗?”

       毕雯珺看着这条消息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 “就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   回完消息便把手机扔在一旁的沙发上,毕雯珺低下头揉了揉太阳穴。工作一天的疲惫感几乎将他完全吞噬,积攒已久的烦躁情绪在没有开灯的房间里被无限放大。

      “铃——铃——”

       刺耳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这份沉闷,毕雯珺随手抓起手机放在耳边,手机那头传来了李希侃质问的声音。

     “什么叫是我想的那样?!毕雯珺你什么意思?!”

     “李希侃,你入戏太深了吧。”毕雯珺忍住已经涌上心尖的疲惫与烦躁,说完话之后便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 没有得到任何解释的李希侃又拨了回去,得到的却只有对方已关机的冰冷的提示音。

       是自己入戏太深吗?李希侃常常这样反问自己。

       当初节目组提出限定cp的提议时明明自己并不在意,这中间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?

       是每次分组时毕雯珺看着自己迫切的目光吗?

       还是每次在镜头前恰到好处的暧昧眼神?

        大概是当局者迷,李希侃也没有发现毕雯珺所有的行为中有什么刻意的地方,就这么心甘情愿的陷了进去。

      但这是一场被刻意勾勒出的梦,梦总有醒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 李希侃将喝光的啤酒罐扔进垃圾桶里,伸手又拿过一个啤酒罐打开。

       公司练习室中人早就走光了,李希侃放肆又大胆的将自己丢进这充满酒气的黑暗中。

       他又想起那次录节目,毕雯珺手把手的教自己悠悠球,他看着那个人认真的侧脸,突然觉得早点认识毕雯珺似乎也不错,但当他说出这个提议时,却没得到任何回应,那时的李希侃没有太放在心上,现在却全明白了。

       黑暗中手机发出亮光,李希侃打开麻木的浏览一遍,内容大概是毕雯珺与那个女明星又被拍到了什么绯闻,评论里也偶尔有几条关于他。

      “什么bk啊都说了我们家毕雯珺是直的。”

      “bk怎么会是真的啊,一群人别做梦了。”
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 是啊,别做梦了。李希侃胡乱抹掉脸上的眼泪,将耳朵上与毕雯珺同款的耳钉摘下扔进黑暗。

      “李希侃,你入戏太深了。”耳边似乎又响起刚刚毕雯珺有些微微烦躁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 李希侃揉乱自己的头发,将泛红的双眼埋进双膝。

        是自己入戏太深了。

我的上司是变态怎么办

红豆体,初次尝试

http://t.cn/RBWic1K